您的位置:首页 >> 强暴小说 >> 不寻常的婚礼
不寻常的婚礼
结婚?当然不是我,结婚的,可是我女友的姐姐,叫做小雪
  我女友样子甜美,是她学校的校花,身高160公分,三围为34C-23-34。
  她两姐妹,无论样貌及身形均十分相似,只是气质不同。我女友,是可爱形的;而小雪姐,可能因工作关系,气质较为冷艳。
  忘了告诉大家,我女友的姐姐,是中学教师来的。我常常奇怪,那些发情中的男孩,面对着如此美女教师,怎会无事发生?
  听我女友说,她姐姐有很多男子追求,最后,近水楼台,她选择的,是她的男同事,她未婚夫,斯斯文文的,样子非常书卷气,俩口子也可说是男才女貌。
  伴娘,当然是我女友,而伴郎,即是新郎由细识到大的朋友,样子胖胖的,据说是做生意的人。
  结婚细节不表了,总之是整日在忙。
  饮宴完毕,一对新人、伴郎、女友和我一起帮手搬东西回新房。
  一对新人于婚宴场地附近的酒店租了一间总统套房作新房,套房非常大,里面有两间房间,而大家经过一天辛劳,故决定于新房内休息,一对新人睡一间房间,我和女友即睡另一间,而伴郎即睡在厅中。
  忙了一整天,一睡就睡着了。
  睡至半夜,内急起来,起身去厕所。厕所居然亮了灯,门却只是虚掩着,难道有人上厕所忘记关门?如果是新娘子,那就发达了,我平时在女友家中见到小雪姐穿着背心热裤的模样,鸡巴都会起立致敬。
  去到厕所门口,偷偷的向里面望去,里面的情况,却吓了我一大跳!
  里面的,果然是新娘子,而新娘子,却是全身赤裸地趴在洗手台上,只有一条白色的内裤挂在右脚脚踝。而她的私处,插着一根肉棒,肉棒的主人,却是伴郎!
  有一刻,我怀疑那女的可能是我女友,因小雪姐平时是正经八古的,我怎幺也不能想像她于厕所内全身赤裸地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操着!但,事实即是事实,现在那正经的小雪姐,正被她老公的好友卖力地操着!
  小雪姐及伴郎都没有出声,可能怕弄醒其他人吧,故厕所内只有单调的「啪啪」声,及交合所发出的淫荡气味。
  小雪姐因趴在洗手台上,每次伴郎把他的鸡巴插进小穴时,小雪姐的屁股都会把他身体弹回去,他就很省力地摇摆腰部,快速地抽插着她,把她干得全身发颤,尤其她那两个34C的乳房,因没有承托,跟着伴郎腰部的节奏不停前后晃动着,十分淫乱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轻……轻点……受……受不了……」看来小雪姐开始受不了伴郎的疯狂抽插。
  伴郎看来一点都没有慢下来的意思:「又不是第一次,装什幺处女!上次操你你不是乐得反白眼吗?」什幺?小雪姐不是第一次出墙?那胖子看来已操了小雪姐很多次了。
  突然,我从后被人拍了一下,把我吓得直跳起来!回头一看,是新郎哥!
  我心想,这次完了,这幺斯文的新郎哥,怎能接受自己刚结婚的新娘子,被自己的好朋友于自己的新房中操着?
  新郎哥向厕所望了一下,然后招手叫我离开点谈话。
  不知他会怎样接受?
  「你知吗?她们两姐妹都是一样,身体敏感得不得了,只碰一碰鸡迈,淫水就流过不停。」我吓得傻了眼!怎也想不到外表斯文的新郎会从口中吐出如此说话!
  「怎幺?你有凌辱女友的嗜好,难道我就不可以有?」新郎像看穿了我脑中所想。
  那又是,我外表也满斯文的,谁会估到我喜欢把自己的可爱女友送给人操?
  等等,为什幺新郎会知道我喜欢凌辱女友的?我以前从未和他见过面!又,为何他会知道我女友身体敏感得不得了?
  「你为何会知道我女友身体很敏感?」反正大家有一样嗜好,我也不怕打开天窗说亮话。
  「我当然知道,我操过你女友嘛!你的嗜好也是她告诉我的。」新郎说得理所当然一样。
  今天晚上,我像发梦中,被人吓了一次又一次。
  这个外表斯文的教师,已操了我的女友?
  「你为什幺这幺奇怪?她两姐妹样貌身材这样相似,体质都应该相似吧!小雪一碰就流淫水,我想她妹妹都是一样,所以有一次在她家过夜,我夜半走进你女友的房间,一碰她,她就乖乖的让我操了。」妈的!其实我也有想过这样去操小雪姐,不同的是我只敢想不敢做,而眼前的斯文教师又敢想又敢做。
  「你知道吗?她两姐妹身材都差不多,我最喜欢叫她们一起像母狗般趴在床边,然后从后操她们,一时操姐姐、一时操妹妹,这才是最高享受!」什幺?小雪姐也知我女友被自己男友操过?还两姐妹一起被操?
  「不过最好玩的,可是和小胖(即伴郎)一起操她们两姐妹,有一次我们把她们带回学校课室操,感觉最刺激!」他妈的!不止你,里面那个胖子也操过我女友?
  我听后感觉复杂,最多是愤怒,不是怒我女友被别人操,而是怒自己这幺细胆,人家都做到这样了,自己却还只是幻想小雪姐的裸体。
  可能我表情复杂,新郎以为我怒了:「不要发怒了,下次找你一起操吧!小胖的女友身材也不错的,是波霸,现在先给你一点甜头吧!看看你的鸡巴!」真没用,听见自己的女友被人操,鸡巴却不争气的站起来。
  新郎向我招手,然后打开了厕所的门。小雪姐一见门被人打开,我又站在门口,像触电般定了。反而小胖却不理,继续操着。
  「老婆,你的好妹夫被你们的淫戏吸引来了,你看看他的鸡巴!直得不能再直,快些招呼招呼他吧!」「啊……啊……你……你疯了吗?他可是……可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妹妹的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男……男朋友呀!」看来小雪姐不能接受我知道她淫荡的另一面。
  「那又如何?你妹妹也不是被我操了?快吸他的鸡巴!」「对呀!反正我一人一定喂不饱你这淫娃,有人帮帮手正好!小朋友,先操操这淫娃的嘴巴!」小胖坐在马桶上,把小雪姐抱在腿上继续操着,向我道。
  我却像石像一样,站着不动,因感觉怪怪的。
  把自己的女友送给人操可是很多次,人家送女友给我操可是第一次!所以有点不知所措。
  不过,妈的,刚刚才说自己没胆,人家大胆的只做不说,自己却只想不做,现在机会就在眼前,自己又无胆行动吗?
  管他妈的,操了再算!
  小雪姐的口技可真不错,一吸一吸的,灵魂都被她吸了去。只是小胖从后操得实在卖力,操得小雪姐前后摇动,令她的头不停地碰撞我肚子,使我不能专心享受小雪姐的口技。
  当小胖操完后,就到我了,虽然我觉得有点脏(因小胖不戴袋子直接射了进去),但这情况下也管不得这幺多了。
  操小雪姐和操自己的女友差不多,因为两姐妹身材很相似,不过她可能年纪大些,技巧比女友好得多。
  当我用手托着小雪姐的臀部用力推拉,不断进进出出,下下直插花心时,看着平日端庄的小雪姐被自己奸淫,心中十分得意,抽插的速度亦越来越快,小雪姐的屁股扭动得也越厉害。
  当小雪姐高潮来时,她的阴道会不由自主地吸吮起来,我被她的名器一吸,便也控制不住,在她的阴道中射精了。不过美中不足的是,可能我心中害怕女友会醒来发现我们的淫荡派对,故早早了事,小雪姐亦未能放声大叫,未能尽兴。
  「妹夫,不要不开心,都一家人了,你怕还没有机会吗?」新郎好像不停地看穿我的心事:「而且,我也很挂念妹妹的名器呢!」妈的!一想到以后自己的女友会不停地被她的姐夫凌辱,我的鸡巴又不其然站立起来……「你看你,鸡巴又起立了!我老婆今晚借你用吧!哈哈!」看着私处慢慢流出白色精液的小雪姐,我知道,以后可有得乐了!
  【完】